•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オリジナル

大阪华人作家刘杰的短篇小说:伊藤

时间:2021-12-23 18:02:41   作者:刘杰   来源:关西华文时报   阅读:500   评论:0
内容摘要:作者照片伊藤总是顶着一头蓬松且夸张的头发,眼皮上搽厚厚的一层粉,塑料指甲盖镶满晶晶发亮的水晶钻石,身上涂满古铜色的黑肌油,怎么看也不像是这所日本国内顶级大学的学生。 开学的第一天,她黝黑的脸面和刺满乌青的手臂便成为我们班所有目光聚集的焦点。日本人同学对她装作毫不关心的样子,三三两......


大阪华人作家刘杰的短篇小说:伊藤

作者照片



伊藤总是顶着一头蓬松且夸张的头发,眼皮上搽厚厚的一层粉,塑料指甲盖镶满晶晶发亮的水晶钻石,身上涂满古铜色的黑肌油,怎么看也不像是这所日本国内顶级大学的学生。

  开学的第一天,她黝黑的脸面和刺满乌青的手臂便成为我们班所有目光聚集的焦点。日本人同学对她装作毫不关心的样子,三三两两围在一起做自我介绍,中国人同学则寻找着说相同口音的同胞。只有伊藤,孤零零地坐在那儿打起了盹儿。

  没人接近她也许不是出于我们的本心,只是她的装扮怎么看也不像是属于我们这个年龄的人,这种距离感使我们恐惧。无论是中国人也好,日本人也罢,都会从看到一个人第一眼的印象上,给他贴上自己书写的标签吧。

  开学之后的一个月,几乎没人和她说过话,她总也独来独往,除去教室,也没有人在其他场合见过她。刚开始,人们还会背着她对她指指点点,谈论并猜想些她的身份,有人说她是风尘女子,有人说她出入会员制酒吧,更有人说她是黑社会头头,到后来人们的新鲜劲一过,也就没人再谈论她了。

  伊藤从不理睬人们对她的闲言碎语,老师的异样眼光也没在令她掀起任何的波澜,她就那么我行我素着,不参加任何社团,不在讨论中发表言论,下课后就匆匆收拾起印有浮夸大字母的双肩包迅速离去,头也不肯回一下。她的双肩包右侧挂着一串锈红了的铃铛,看得出是件年长的物件了,仔细听来,铃铛的声音已经被风蚀到沉沉闷闷,仿佛是葫芦里脱落的种子,簌簌地抖来抖去。

  已经很长时间了,我对她的好奇心却被提了起来。她时常靠在窗头,倚在净素的青绿窗帘发呆思考着什么,抑或是在同样浮夸的本子上写写画画,孤寂地不得了。总是想接近她,和她哪怕说上一句话,也能变得心安理得,这成了我一小时段的目标,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可每次靠近她一寸,一种压迫全身的紧张便随之袭来,也已经好几次了,嗓子眼的话就是蹦不出来,卡在喉咙里比真的生了炎症还痛苦。

  那天是个好天气,云彩都不见踪迹,天蓝的有些不真实,抬头看,之与大地的距离仿佛越来越远。一群鸽子黑压压一片冲到流浪汉的手边,争抢他手中揪下来的一块面包,三两下吃了个精光。流浪汉抹一把脸上的根须,脸色变得赧红,对着鸽子嘿嘿笑了起来,他的牙齿倒是齐整,只是牙花子裂开,滴下几颗血珠。鸽子吃完食又在他干皴的手上啄了一会儿,就又黑压压一片飞远了,流浪汉眼神里闪着光,倒比早班电车上的工薪族还充满对生活的希望,随即掮起一袋压扁了的宝特瓶,走走停停,彳亍着走了。

  不消说,已经到西成区的地界了。想来那次也是第一次看到早晨六点的西成区,昨夜喝醉酒未归家的老男人躺在地上伸了个懒腰,拍拍身上的尘土得意地走去,乌鸦落在垃圾堆成的山上,凝视牛杂店看板的古体字,廉价出租房中出来一个个妖艳装扮的中年妇女。清晨的西成竟也别有一番韵味。

  我是去西成区做社会调查的,老师布置下任务,两人一组去大阪市内的各个区域调查流浪汉的数量。这是上大学以来第一次的社会调查,人人都显得很兴奋,课堂上老师依次写下区名,区名后跟着两个人的名字,当写到“西成”时,同学都不敢睁开眼睛,双手不自然地合十,祈求“西成”后面不要有自己的名字。好巧不巧,我和伊藤的名字被写上了。伊藤照旧是无动于衷的样子,无聊也似的玩弄着指甲上的水晶钻。下课后,我硬起头皮想和她攀谈上一句,虽然我们是一组,我也不认为她会乖乖地和我一起去做调查。没等我开口,她就嚼着口香糖,甩着手朝教室门口去了。我有些恼了,心想日本真是怪人多!

  现在,我手里抓着计数器,咔咔按着。看到路上寥寥的行人,分辨他们是否是流浪汉,有的人还真看不准,我只好将他们归为“一般人未满,流浪汉以上。”转悠了几个街区了,这里露天流浪的人着实比想象中少了些,我思忖着也许是他们只在夜间活动的缘故。夜间的西成我是见过不少次的,朋友也告诉我西成是所有无家可归之人的最终归宿,也很难想象这里离亚洲最繁华的街区只有不到两公里。

  太子一丁目的标牌下,又躺着几个衣衫褴褛的流浪汉。慌忙按下计数器,咔嚓两声,数字跳到了三十四。正当我准备离开这条小径时,西边的拐角处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说笑声。我被这说笑声吸引过去,扭过头,竟是伊藤。

  第一眼看上去,我还没能认出她来,她身穿一套米黄浅色职业装,白净的腿上没有一丝瑕疵,双颊、额头、耳根的厚厚底妆换成了素朴浅淡的自然色,一头黑色油量的短发根根分明,又自然地在脖根的位置缓缓收起,指甲盖上的水晶钻不见了踪影,就那么轻轻地嵌在凝脂色的手指上,她的眼睛也变了,炯炯地支棱着竖长的睫毛。认不出来她也是自然的,那天的她净扮得了不得。她手里拿着一块街头调查时会用到的小板子,流浪汉说话时,她眨巴眨巴的眼睛无比真挚,时而点点头,时而不解地挠挠脸。

  我没和她打招呼,大概当时是忘了和她打招呼,又或许是因为我沉迷在她的巨大反差之中。我想起有个动漫用语叫“反差萌”,没想到现实中也有如此的人物,不禁有些哑然。

  社会调查的结果出来了,老师当面夸奖伊藤时,所有的目光再次聚集在她的座位上。她的调查结果不仅只在我们年级间传阅,还被做成了范本供全学部的人参考。至此之后,我对她的兴趣则愈加变得强烈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课业负担逐渐加重,写不完的报告,做不完的调查,和道不完的琐事。

  大家似乎都变了,只有伊藤永远是伊藤,伊藤从没挂过科,从没缺过课,从没说过闲话,从没和人交朋友,从没开口笑过,从从来没有改变过,我们也从来没有人知道伊藤为什么要保持一个十几年前的辣妹形象。

  对她感兴趣的人不止是我,还有我们班的村上。村上是个道地、典型的老实人,平日里不卑也不亢,不怒也不喜,村上的所有情绪都会在脸上和眼神中浮现,像个不会撒谎的孩子。我一直觉得就本质来说,村上和伊藤同属于一类人,只是外表差异的巨大在无形地将他们推向不同的极端。村上本本分分,大众型的圆脸,平平无奇的发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黑框眼镜。

  一时间我们全班人似乎都觉察到了村上的心思。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痴痴地盯着伊藤的座位,就那么一径浅浅地笑着。没人能理解村上喜欢上了伊藤的什么。

  出事的那天本是个大安日,大家都在合计着接下来的社会调查该如何进行,突然村上魔怔了似的站起来,奓着脑袋跪倒在伊藤面前,倏地,大家的目光直冲冲看向他。

  可是,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一把一尺来长的小刀就刺在伊藤的大腿根上了。红灿灿的鲜血顺着牛仔短裤汩汩地滴答在地毯上无声无息,伊藤伊然面不改色地坐在那里。几个女生发出尖叫跑出教室,两个男生按住村上夺下刀子。村上的头颤抖了起来,地面被震得哒哒作响,我惶惶地拿出手机报警,一切都像看电影一样不真实。那天也是我看到伊藤唯一一次的笑,她笑着拔下刀子,坐在地上搂住村上的头轻抚一番,村上竟嘤嘤哭了起来。

  一个星期后,伊藤回到了学校。她还是顶着一头蓬松且夸张的头发,眼皮上搽厚厚的一层粉,塑料指甲盖镶满晶晶发亮的水晶钻石,身上涂满古铜色的黑肌油。

 


大阪华人作家刘杰的短篇小说:伊藤


大阪华人作家刘杰的短篇小说:伊藤


相关评论
Powered by OTCMS V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