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ライフニュース

噩梦正散追暮春

时间:2022-01-13 13:14:19   作者:诸燮平〔罗马)   来源:关西华文时报   阅读:676   评论:0
内容摘要:公元2020年冬春之交,CON ID-19疫情像海啸破堤铺天盖地涌向意大利,肆虐着意大利。三月的罗马,全城百姓处于恐怖中。3月15 日,梵蒂冈教皇冒雨坐在圣彼得大教堂台阶上,看着空无一人的圣彼得广场,仰首苍穹向上帝作非凡祷告:“它夺走了我们的生命,使一切充斥着震耳欲聋的沉默和令人......

公元2020年冬春之交,CON ID-19疫情像海啸破堤铺天盖地涌向意大利,肆虐着意大利。三月的罗马,全城百姓处于恐怖中。3月15 日,梵蒂冈教皇冒雨坐在圣彼得大教堂台阶上,看着空无一人的圣彼得广场,仰首苍穹向上帝作非凡祷告:“它夺走了我们的生命,使一切充斥着震耳欲聋的沉默和令人痛苦的空自;它飘过时让一切都陷入停顿:我们感到它在空气中-…--我们害怕而迷茫。”

疫情的爵梦一年后,又是同一天,罗马又变成疫情高风险的红区。市内不可远足,更不可跨大区出行,若有急需,须携带警察局发布的出行声明供巡警随查,违规者罚款肆佰欧元。喜欢浪漫和自由的罗马居民变乖了,选择守法,在住宅附近散步。周围建筑群里不喜欢宅家的居民,还不约而同、陆陆续续去附近原生态的appia古道公园换气。太阳旺盛时我最佳的选择也是那里,从家里步行十分钟就到。错开人多的“放风”高峰,只要看到没人,还能把口罩暂时拉到下巴,呼吸一会儿新鲜空气。

(一)爸天古道乌有义,不离不育来转机

原生态的古道园,本是天然谷地,好些路段走起来须格外当心,脚下常有高低不平、坑坑洼洼,我走这些路活像电影里工兵探地雷,眼睛须看着地面,足力不济,万一踩到脚下会滚动的石卵子拌倒,后果不堪设想。老关在家中又实在受不了,即使再冷,去到古道谷地的大自然中,既看冬景、又可呼吸新鲜空气.毕竞有难以抗拒的吸引力。今年入春前,罗马还在橙区,疫情虽严重,许多人尚未挣脱蛋梦,但吊到喉口的心比去年红区时放下了一些。真奇怪,病毒像会算时间,到了今年同月同日,罗马像转过一个轮回似的又入红区,大家的心再次品到喉咙口。历经400多天的题梦了,许多人已神魂颠倒,不知新冠何日方休?我相信上海抗新冠首席专家张文宏的见解:当单位空间里的病毒不达到一定数量时,人在其中基本不会感染。我逢到机会就去古道园——辽阔直落天际,空旷不乏野景。好个天然氧吧,得来不费工夫!

每次在古道园里散步,想观赏大自然时,必先停下脚步。看到还飞在半空、树上的鸟,只有乌鸦。它们飞来草地前先悠哉悠哉滑翔半圈,风度好似寒风中的落魄责族,天再冷也一直坚守着谷地的林区,有时停在古道旁走走跳跳,似乎和我一样想散心,蛮滑稽的。雨后,它们飞来路上低凹处积起的水塘边喝水、顺便照照水面上自己的倩影,自得其乐。我站在寒风中,对乌鸦逐渐有了好感。人类患难时,它们不离不弃,山花烂漫时所有美丽的、叫声好听的鸟,此时都不见了。有时天冷,在古道园里较平坦的草地上走不少路,不见一个人、在寒风中能让我感到有活力和生机的,只剧下乌鸦和广袤的草地上根部还带着绿色的野草。这鸟不管天上有没有太阳,都会飞来停在掉光树叶的高枝上引吭高歌,虽然音色没有魅力,却唱得很自在;又会在草地上展示腿脚的弹跳力,有时原地一跳老远哦:飞来小水塘边自照倩影时特别有趣,头偏过来转过去,你不去惊动它,它会看不够镜子中的自己。我看得出它在鸟中智商算高的,是实实在在的有自信。每当看它自信满满,我总受到启示:这鸟预兆着吉祥。生命一旦拥有了智慧和顽强,谁怕?我感悟出:疫情一定会好转。

前几天。政陪宣布罗马由红区转回橙区。天遂人意曾出了两天大太阳。手中待看完的诗词文章把我拉佳了,还是静心苦修。今天多云,太阳只偶尔露露脸,我却突然心血来潮,起了兴致,极想去远足。义无反顾放下手头一切,坐地铁直驱远处的Flaminio站。可以连带着悠走好几个有味道的地方。多云有多云的妙处,还带每秒园米的西南阵凤,出门的人一定少,自然受感染的风险也小。橙区的感染风险其实还在高位,白天和黑夜依然有不少人陷在磨梦中拔出不来。我靠安眠药深睡,擦着蛋梦的边缘尽力不沾上悲情,在疫情中似乎活力未减。

(二)咖啡飘香食代药,敬了神灵还健心

出了地铁站,径直去著名的意大利特产专卖店Castroni,买咖啡。心里决定今天增加一个品种,买两种咖啡当场现磨,比较哪种香气闻起来更舒服。至于煮好后加上鲜奶哪种更对我的味蕾产生冲击,要回家试。我原先喝古巴的“水晶山”,新挑了哥伦比亚的" delicato”———只因为哥伦比亚的宝石租母绿语亮。两种咖啡先后磨碎,半个店都香起来了。奇怪,意大利本身不出产咖啡,但是出产咖啡的南美却没有意大利人会发酵和烘培咖啡豆,这是意大利人的本事,全世界都喜欢喝意大利咖啡,其实是赞赏意大利人精湛的咖啡加工工艺和他们品味咖啡的独到文化。我平时每天上午舀上滴满两小勺咖啡,直接放在奶锅里煮成添汁,然后按我的配比加入牛奶,有时出锅前还略加一点可可粉,一搅拌,那种浓郁的香。第一杯我心里想先敬献给上帝,这是我自己实验出来的配方。一段时间喝下来,感到用奶钢煮比用小号咖啡壶蒸馏出咖啡汁更爽,在没有换成大一号的咖啡蒸馆壶前,直接放在奶锅里煮出来味道足,因为咖啡的量多了些,小号蒸馏壶的滤网盛不下。脑子似乎好用起来,心脏跳动也连着整齐起来,暗暗把白天的“心率平”先减掉一半,没啥异样,就完全停掉了,用自己的灵性观察这奶咖对于我自己心脏和大脑的功效。比什么教科书都好。连停了半个月药,心情舒畅,精神唤发。看来,心脏若本无大病也许就此能好转,大病会变小病,小病会变无病,这不就是医学理论说的“心病要用心药医”吗?其实,所有的心脏病起因都在于惊吓、生气、恐惧和抑郁以及过度麦劳而叠加形成,这也是百病的源头。我改从源头治病,先客观细列自己用奶咖代药的条件:在罗马家中一个人,很安静。无外加干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读多读少可以随机调节。凭我的第六感官,自己正在走向全面康复。在我人生路上,这第六感官几次为我带来先见之明,也每每会增强我做事的信心,“头上三尺有神灵”——我信。带着一身咖啡香,拎着两小袋著名的咖啡,袋口不断渗出香气,我轻轻甩着手,香气浓浓的也随着节拍传过来。感谢我的嗅觉——爹妈给的,让我既能及时闻香,又能及时避开不祥的地方,探索新的领域,去发掘舒畅。奇怪的是,偌大的名店,就我一个顾客。疫情的爵梦早已先飘进来了…-.…-

(三)观景台上缺春色,飞鸥野鸽也养怡

走出Castroni,右转五十米是我很喜欢的flarinio特色pizza店。在罗马我比较过许多家的pizza。这里的口感味道给人印象深。是罗马正宗薄pizza。时值午饭时刻,有四五个人排着队。疫情前,这个时段的队伍会长得多,公司白领占一半,游客又一半,有时会一直排到路口转角,蟹壮观的,蔚然成了街景。现在上班族减少了。谢客彻底消失。16世纪欧洲鼠疫后,罗马几百年未遏到过这样规模的大羞疫。在这样的气氛中,我来见习意大利传统文明,像模像样的排进队伍,心有多诚!似乎排过队、才能感受正宗文明,拿到手吃起来滋味会更好些。要高高兴兴去附近 pinciano山丘上著名的观景平台,若忘了带上这里的特色pizza,当看到满眼春光,腹中唱起“空域计”来,会大然风景。我很讲究情趣的!本来嘛,像有精灵催着出门远足,潜意识中也夹带着一些对这薄pizza的怀念。有没有其他潜在原因?窝在家里好久没翻日历,是节气使然?还是?茫然…·……-

店里的师傅把切好的pizza包装起来手势舒展像艺术表演,里一层印花油纸,数米开外展开一看到就知道是这家唐的pizza。外面再包一层白纸,包出六面的棱线却没尖角,不会截手,里面像装着礼品。师傅做事慎重其事,细微末节上也让客人心里舒服。

沿着几百年来被游人走出凹陷曲面的大理石石阶登上山丘,云层边太阳露出小半个脸。投下薄薄的阳光,西南来的阵风有间歇地吹着,却不感到冷,经过半山腰的泉水池,一只野鸭正收起一条腿睁着眼站着午休,旁若无人、对我视若无睹,眼睛也不眨一眨,显然对游人已有信任感,双方关系不错哦。到山顶平台选了个背风的靠背长椅坐定,“好汉就怕脑后风”是我的选座标准。抬眼一扫,能容纳几百人的平台只有几个人。这里的春景也还带着些磨梦中的悲凉……

我第一反应还是把口罩拉到下巴下面,开始爽爽地直接呼吸新鲜空气——养肺,这算是疫情中难得的奢侈,而且从古道谷地今天登上了已算遥远的山顶。脚下却变平坦,感到别样的幸福、自由!春凤虽不和煦,我却兴致勃勃,有一股悄悄的动力推着我。推吧。我心里需要舒畅。在观景台朝“罗马人民广场”方向远望,若在夏日、秋日晴天的榜晚,满眼会是干年的金色美景!疫情前这个时日的春午,只要不下雨,也即便多云,这里通常满是提早换穿夏装的多国游客,一眼可知他们是从寒冷的北欧、西欧和加拿大来,还是来自暖和的纬度低些的地方。无论男女老少,穿着的曝露程度、样式的开放程度和肌肤是否白得耀眼都会直接给你答案。即使天气使远景缺乏吸引力,年轻人也会有的相拥、热吻,有的围成圈跳舞,有的手拉手面对着唱情歌。若是歌声特别好听、音质像国内的专业演员,那一定是意大利人!不知什么道理,意大利的男男女女天生有好歌喉。尤其男士,不少人讲起话来一发声就像风唱。可是此刻,著名观景台的春景少了不可或缺的游人,由各种年龄、不同性别的游客穿戴的色和选择的样式调配出来的活力洋溢、万紫千红的人间春色不见了,着实可惜!

顺着老方向远望,好似笼着淡淡的薄烟,模模糊糊,形不成美的线条。这种光线只适合近看,所幸园丁在平台周边圉栏里种养了不少红花绿叶,还有几分春意,长在山上几百年的绿树林也可多看几眼。我摊开包装白纸放在腿上,变成了小秦子,再翻下花纸。露出红色的改良“玛格丽塔”和撒在上面的绿色罗勒碎叶,一口下去,外脆里韧,西西里番茄酱的鲜洁带着微辣,和罗勒的香气融合,顿觉口中有妙趣!坐在观景台的春风里,看到围栏里的粽糊树从叶柄和树干的连接缝新发出的嫩黄新枝,品尝着地道的特色薄pizza,一种不虚此行的感觉油然而生。意大利不少地方兴吃厚pizza。先用酵母发好面,与少年时在上海吃过的羌饼类同,前几年在纽约还专程去唐人街吃过。不同的是,羌饼两面都煎得脆脆的,洒满芝麻,带着浓浓的芝麻香,当中松松软软,别有风味;而厚pizza是放在网架上烤出来的,连带铺在上面的奶酪、蒂菇、素菜等烤出香味,比羌饼多了意大利的凤味。但我觉得,无论羌饼还是厚pizza。在口感上都比不上整体脆脆的薄pizza。这薄pizza当得上意大利国粹。所以,即便有些店堂装潢典雅,桌布雪白,泛绿的初榨头道&榄油和黑胡椒瓶子端放在桌子正中引客人,哪怕是好朋友带去,我也会建议各位来这个装修简朴,吃起来却口感别致、味道难忘的地方,选各种口味的薄 pizza吃。店面外表光鲜不光鲜、窈窕不窈窕极次要。不吃上这地道的特色,怎能体会正宗的意大利手工'制的pizza由韧到脆的劲道和几代传承的罗马口味呢?会吃的人在罗马与在国内上海、杭州等地一样,自有情趣找到味道正宗的地方,即使磨梦弥漫于巷子深处、断桥一旁,吃劲依然不会减。

我坐在山顶椅子上大口嚼食,一只海鸥在眼前的半空盘旋,飞了一圈又一圈。是否希望我掰下一块给它尝尝?它饿了?或许它看了也馋?两只大胆的鸽子眼睛尖,不知什么时候飞到我皮鞋旁啄着掉下的碎屑,也许还想顺便寻求我的保护,海鸥就在它们头顶盘旋,饿极时会扑下来啄穿鸽肚吃内脏的。当着人面前。海鸥飞起来样子尽显潇洒,地上的鸽子潜意识里却明白,还是与人靠近点安全。即使海鸥真不怀好意,也不敢侵害人身旁的鸽子,我此刻俨然成了小鸽子的天然保护伞。Pizza饼屑不多,即使找不到饼屑吃了,鸽子也在我脚边走着小碎步,不时侧过头来看看我。它们生存在这里与人似有亲情,绝不担心被人抓去做藻,意大利的超市和饭店的熟食柜台从来不卖脆皮鸽子或五香酱鸽,犯法的。野鸽子们实在是找对了生存的地方。野鸽有灵性,人长期对它们好,它们懂,怎会不亲近人呢?有人保护,共同生活在一个天地,它们只是寻啄点面包和 pizza碎屑,却可以舒展翅膀矫媚地兜着圈子飞给人看,人看了心情自然好。这是自然界良性的相依互存!坐在这样的环境午餐,心情畅快,西南风吹过来有时还管点力道,但温度标着,还是春风啊。阳光虽时有时无,从薄云边上射下来即使偏淡,也感得到热量。天公擦持着为山上仅有的几个人做美,即使云层有时变暗也不下雨,一会儿西南风把云吹开,天又亮得开阔起来。这山顶平台离台伯河近,几十公里外就是地中海,疫情前风和日丽时谢人很多,有的还会带点干粮,鸟循着味道和气氛,在这里自然就会多些种类,乌鸦也会飞来散步,张望,插队到其它鸟中,分吃遗留的碎食。我半脱着口罩置身大自然中观赏飞鸥和野鸽,想深呼吸时就连蕾着放松头、颈、胸廓。深深地吸,缓缓地吐,看着山顶一大片树林里绿叶时不时晃动着沙沙作响,心里还是春光一片。新冠的阴影尽管无处不在,但疫苗在春天大显神成,我确信,眼下是悲剧的最后一幕、且正在接近尾声……

诗圣社甫一千三百年前写道,“人生七十古来稀”。21世纪联合国卫生组织改变了年龄算法,75岁前纳入中年——真的假的?但我生活在罗马,到处有好山好水好景好空气,哪里老得起来!继诗圣之后又有晚唐李商隐有诗云“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赞美夕阳难以想象的美,正是接近黄昏才放得出奇光异彩。可这层深义,很多后人并未理解,以为是古人在开导七旬翁:凡事该收手啦。也许李商隐听了会在地下摇头。我很欣赏一千八百年前曹操在名诗《龟虽寿》中的佳句“老骥伏枥,志在干里”,眼下我不正有点这状态,想想也蛮愉快的;曹操还俊从哲学和医学的角度在诗中写道:“盈缩之年,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至永年”——何为“恰”?用自力、安静、谨言、节食的方法创造心情的愉悦,他老人家认定这才是健康长寿之道——竟然与二十一世纪的医学研究结论一致。真是伟大!眼下我正在品味、秉承这位东汉雄杰倡导的“养怡之福”,也许自己因此“可至永年”哦。人有了持久的豪情和志向,往往会意志坚定、胸怀开阔,用科学眼光看待一切。已经走过的路即使带些辉煌也只是未来的起点,余下的路遥指天边,悠悠地,还长着呢。

(四)一路花树敬台伯,满河绿翠浓阳俏

不知哪来的劲,哪来的吸引力,什么在召唤,我起身挥挥手让海鸥远飞,告别脚旁的小鸽子下山去,信步两公里,逍遥复逍遥,连带着观赏街景,去心里第二个胜地台们河。沿着Via Flaminio,幸运地碰上满街不知名的行道树开满红花,而且开得正旺,满树冠一串串粉红的花盈盈培开在穹曲的树枝上,争相比艳,其间伸出几片小绿叶,绿叶还是浅嫩的,己长好了形状,却还没长足,像吃奶的婴孩。由近而远,长街的树冠一片粉红,嵌着散在的嫩绿,这样浓郁的春光让人心里荡漾!大街成了花园。罗马人有心让所有途经这里去台伯河的客人一路满心欢喜,让你自然生出爱,而且情不自禁!———到底是罗马人心里的母亲河!从亚平宁山流出,一路清悠,穿过罗马城,被罗马的春光映得满河碧绿,向南畅流,经达·芬奇国际机场背后擦身而过,不紧不慢地泻入地中海。她见证了罗马的历史,也见证了covid-19带给罗马的联梦和悲情-----若长的街上格外静,一共遇到两个行人。到了第三个路口左转,转入的Via上行道树变为上百年树龄的梧桐,浓密新绿的梧桐树冠又一路覆盖到尽头,横过一条不宽的汽车路,就是一座跨河大桥。台伯河沿途很多大桥,每座风格不同,有的一座桥上竖满圣经故事里的天使雕塑,己经日晒用淋了几百年,魅力丝毫不减,光用一天看那座桥,时间还是不够。我从山顶走来,眼下这座三孔桥算最近的,风格朴实,每个桥孔的样子是半个扁形的椭圆,跨度很大,看着眼熟,与中国赵州桥的桥孔有些像,但台伯河要宽阔得多,相当于有三个赵州桥连起来,架在台伯河上,而且桥面平坦,几乎感不到弧度,可见力学设计水平之高明!这对于我足力不济者欣赏一河春水再好不过了。据说,古罗马人两千年前就会造大跨度石拱桥。我今天设定的远足尽头就到这桥上。量力而行,养生之道:观山赏水,悠然欣喜!

最早的罗马是在台伯河东岸山丘上建立起来的。沿着一座座山丘斜坡延续着、承载着多少个世纪令人惊叹的历史建筑,有的山丘底部就靠着河,从河岸曲折上行几十几级大理石阶,才是高地。后来两岸的高地巴洛克和罗马风格的建筑联珏出现,带着罗马历史和近代成就感,精致而洒脱,傍着宽阔的台伯河面,掩映在高地上街沿的百年大树的树冠后面,在繁茂的枝叶间露出他们不同外形和风格的大理石墙,有的墙面上还凸现别出心裁的立体雕塑,肌肉强劲的斯巴达克时期的奴隶背负肩扛着楼层外的阳台。在酷暑严寒中终年不知辛劳。看了不由得赞叹罗马先贤和历代英杰所具有的艺术构思魅力和对建筑学、城市美学的杰出才华。

站在这宽闼的桥上,一个人手搭着桥栏欣赏一河春水,感觉得天独厚。

天上的白云不规则的弯弧露出肯后一小块蓝天,白云旁边是灰云,东北更远处,还有深灰色的浓云。风向使然。浓云飘不过来。我想,那浓云里积聚着落不下来的雨,是否还躲着一群covid病毒?若真躲着,那云一定黑得恐怖,因为魔鬼躲在里面,魔鬼就是撒旦,是撒旦带给人类COVID-19。那云色只灰不黑,而且天边亮出来的空间很大。这样的云天不美,但不至于看了让人绝望。撒旦已化身新冠病毒,造成人间万般恐怖。神灵大战撒旦,反制病毒的高效疫苗介入战场。

时下,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捷报频传。在以色列全国接种Pfizer疫苗后已经宣布全民脱掉口罩,疫情惨烈的英国已多日感染率断崖式下跌,多像这天边己亮!疫苗创世给深陷圜梦中的人类燃起希望,新冠悲剧中最恐怖的场景正从疫情的舞台中心缓缓退出,渐次隐去。这其实是春光中很有历史性的美!

桥上没有出现过第二个人。桥面由东向西的三车道和反向的一车道,俩尔快速驶过几辆汽车,瞬间又恢复宁静。南北两侧各有可并排走四、五人的上街沿,傍着桥栏,可观赏南北两头的景色。可惜疫情噩梦的影子还时不时在飘忽,各国的游客还未来。桥下,台伯河水静静的流着。靠近东西两岸的水绿得浓郁,像水头蛮好的翡翠,宽阔的河中央泛着天光,绿色就变浅,盈盈的又变成了冰种的击翠。我心里总觉得:春水绿得浓、春意就浓,绿得正、春意就鲜活,台伯河从桥下惬意而含蓄的流着,它是流向地中海的活着的翡琴!有动感的自然的绿。泛出粼粼的光,那是怎样的美啊!为了追寻这活翡翠的绿光,看她的绿色是如何变幻的,我缓缓走向桥另一头,频频转头观察河面,怎样的视角下这活翡翠会绿得更浓、更阳、更正、更俏?桥上一个来回,我明白了,这绿翠的鲜活是由天光、绿树、爬满河石的绿苔和分秒不停的流水随着时间形成立休、动态的四维坐标,交互作用、辉映而出——堤岸两旁高地上粗大的树干把上半身有力的侧枝一部分长向河面,茂密的树冠挂。新绿,沿着一路向南的河水映在河面上:另一部分恻枝向人行道上岔开,树冠枝繁叶茂,为夏日的行人举着当伞。树叶绿成什么颜色,春水的主色就按这颜色染,着水后部分颜色被深色的河底吸收,绿就变得浓郁:树叶有的嫩绿有的阳绿,于是春水绿出活的颜色,现出翡翠般的浓阳正俏的效果,参与调和这绿的天色和河里的水草、水面岩石上的绿苔悠然配合、各自扮演自己的角儿,谁也不争主角配角。逛不住的河中央泛出天光,当天光不亮,连河中央也浅浅的绿,是流水中映出长长的水草在招摇、苔藓来留影,绿光的动感更强。那么大、那么鲜灵的活翡翠,会有谁买得起?我到过莱茵河、多瑙河、哈德逊河、长江、黄河,没见过河岸的高地有这样气势的大树一路往河中曲身而长,美丽的树冠既顾得了辉映河面又顾得了为夏日的高地选阳。

大文豪苏东坡写春景:“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那是北宋时江南的舂景。罗马的春天,台伯河的绿水浩瀚地流滴。江南水上飞燕的角色在这里由地中海飞来的海鸥替换了。海鸥飞过时,还会冷不防从桥下穿出一艘箭一殷尖而窄的单人双桨划艇,窜向远方。在罗马燕子要入夏才来。

(五)忘了当天儿生日,融入暮春亦尽情

我在桥上观赏得心病意足,手机响起,来了视频。太太在米兰问:“现在是几月啊?”我一下卡住…--“今天是几号啊?”我还是没回过神来……

太太和儿子在那边哄然大笑,“今天4月15日。”

似曾相识的数字,模模糊糊的从遥远的地方飘过来,一点点变清晰。一阵西南风吹来,我猛醒,叫出声来“啊,儿子生日”!

Auguri! 儿子啊,老爸今天实际已经为你庆祝了一天。我现在台伯河的桥上。今天像有一股暗暗的力催我神游。巧吗?从意大利开展大规模接种疫苗的运动,我心里就有一种美好感觉;这场新冠肺炎病毒带来的藻梦将进入尾声。我以为是神灵安排我提早来台伯河散心。”

是的,四百多天的疫情,很多人宅在家里,有一些已活得像等待处决的犯人,惶惶不可终日,今天不知道明天,担心明天是否还活着?我窝在家里,索性珍惜光阴,一头钻进唐诗宋词和散文中补修文学,脑子移到一千年前,除了还能吸引我的抗疫捷报。我把自己的生日彻底忘了,儿子的生日竟也忘了,用上海话讲是“日脚过昏忒了”。我的第六感官告诉我,撒旦即将被神灵押赴刑场,版梦快散场了!“一年之计在于春”,阳历四月十五日己是暮春中的暮春,没几天就入孟夏了。

我明白了,是一种早年埋在心里的惜春、追春的种子被神灵催醒,在弥漫人类悲情的暮春中发出芽来,从心里催我出门,一种追求完芙理想的个性也在傕我追赶暮春!何不趁着各国谢人尚未出发,捷足先登,把自己尽情的融入罗马的山河?

Buongiorno,罗马!Buongiorno,台伯河!


噩梦正散追暮春

噩梦正散追暮春

2021-5-16于罗马



相关评论
Powered by OTCMS V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