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ライフニュース

艺术大师李庚的惊世之作“峨眉山远眺”引发艺坛震撼

时间:2022-08-08 16:47:24   作者:关西华文时报   来源:关西华文时报   阅读:2795   评论:0
内容摘要:峨眉山(Mount Emei)位于北纬30°附近,四川省西南部,四川盆地的西南边缘,是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地势陡峭,风景秀丽,素有“峨眉天下秀”之称,山上的万佛顶最高,海拔3099米,高出峨眉平原2700多米。《峨眉郡志》云:“云鬘凝翠,鬒黛遥妆,真如螓首蛾眉,细而长,美......

艺术大师李庚的惊世之作“峨眉山远眺”引发艺坛震撼

峨眉山位于北纬30°附近,四川省西南部,四川盆地的西南边缘 ,是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地势陡峭,风景秀丽,素有“峨眉天下秀”之称,山上的万佛顶最高,海拔3099米,高出峨眉平原2700多米。《峨眉郡志》云:“云鬘凝翠,鬒黛遥妆,真如螓首蛾眉,细而长,美而艳也,故名峨眉山。” 艺术大师李庚创作的惊世之作“峨眉山远眺”,目前收藏在大阪野田的李庚美术馆。

艺术大师李庚的惊世之作“峨眉山远眺”引发艺坛震撼


艺术大师李庚的惊世之作“峨眉山远眺”引发艺坛震撼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文化旅游部非遗项目咨询专家陆宗润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危峰奋起,蔚然天成,乔木倚磴,下自成阳。轩畅闲雅,悠然远眺。道路深窈,俨若深居。”正是对于李庚先生《峨眉山远眺》的直观写照。纵观此图,采用了高远画法的主山,由近及远,层层递进,起承转合,收放自如,向背分明。除此之外,此作在构图上采用了大片留白的艺术处理手法,计白当黑,虚实相生,凝坐观之,云烟忽生,神变万状,如同身在千岩万壑中,实乃可居可游之作。尤为重要的是,此作以焦墨写成,众所周知,焦墨画法尤见“用笔”功力,非学历深入堂奥,不敢着笔,观此作,枯笔渴墨却皴斫分晓,体现了李庚先生对于用笔技巧的把握恰如其分,实质上,这源自于李庚先生对于绘画材料的认知以及对于物象的精准把握。强烈的求知精神以及不断探索的勇气,使李庚先生不停地深入研究绘画材料的特性,熟悉宣纸的特点,不断追寻宣纸表现的艺术极限,正如画家自身言:“极限又是它精致的地方也是它应该困惑的地方。”正是对于材料本身特性的熟稔于心,以及大量的山川写生,使得焦墨画法在李庚先生手中游刃有余。李庚先生并不囿于成法之中,在德国从事教学研究期间,他对马勒交响曲产生了浓厚兴趣,这为他对于水墨艺术语言的探索提供了新的创作灵感。艺术不分国界,艺术之间又是相通的,彼此成就。纵览中西方艺术史,兼擅音乐与绘事之人不胜枚举,如著名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李叔同,同时还是一位著名音乐家,更是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康定斯基听完勋伯格的一次音乐会后创作了《印象第三号(音乐会)》;著名爵士乐大师迈尔斯•戴维斯更是毫不掩饰其对于绘画的喜爱。马勒交响曲使李庚先生又迈向了一个新的创作基点,西方的音乐与中国的绘画相互交织,使画家在意象山水上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将山水的无言大美表现得淋漓尽致,气势磅礴的水墨语言,给人以无尽遐想,将绘画的“似与不似之间”推向了新的顶峰。《峨眉山远眺》再度诠释了“李家山水”的“可贵则胆,所要者魂”,这也正是中国的绘画精神,李庚先生运用不同的视觉语言诠释着精神层面的感悟和演绎着心灵历程的情感,“画至化境,形神皆著我意”正是对于李庚先生绘画精神的真实写照,《峨眉山远眺》作为李庚先生现代水墨的代表作品之一,可谓“仰之弥高,钻之弥坚”。



东京艺术大学客座研究员闽江学院教授周榕清先生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李庚教授的作品峨眉山远眺,和我所见以往的山水画作品略有不同的是,这幅焦墨画作品用很少用颜色,用笔墨皴擦勾勒出景物,简练之极,他用笔墨技法娴熟精湛,苍劲有力,古朴厚重。尽管颜色比较单一,但是表现出来的魅力无限,更加耐人寻味。完全展开了一个全新的焦墨世界。同时也展现了他的高华绝俗的艺术品位,此作品布局巧妙,细节生动,并借用西方现代派的重叠构图样式,善于氛围的营造,简略勾勒山间的草树和山势来烘托出大自然的灵秀,在焦墨中体现水的润度,使画面却有滋润感,并且还要层次分明,增添别样的人文韵味。这种抽象形式与山川自然形象的巧妙结合,注重墨色的点染留白,笔法的变化充分体现了其绘画技法和文学修养展示城市文化观照自然而形成的独特的审美意象。墨色的灵动变化,随着山体的蜿蜒渐成妙律一曲,无声胜有声,凌奇却又温情,满幅洋溢着逸气、书卷气、才气,文人之质虽极尽含蓄,细细体验却是涌涌然然,是技法与精神的完美统一。从李庚教授的焦墨山水画《峨眉山远眺》中能够深深感受到其作品中释放的巨大情感和超凡脱俗的大家风范。”




旅居大阪的著名书法家张乃仁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李庚教授自幼受家父李可染先生教诲,对中国传统文化及西方艺术都有深厚及独到的认知和见解。李庚教授多年前曾在德国及欧洲多地游学,后入日本讲学,潜心研究东西文化及其绘画艺术,最终形成个人独特的艺术风格,创立了一种具有抽象性和观念性的艺术语言。李庚教授一位学者型艺术家,有着极强的浪漫主义情怀,特别是在水墨艺术的探索中有着极其深厚的艺术修养,探索、求真、勇于创新,将东西方古典与现代艺术语言巧妙结合最终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他的水墨表现手法中有着中国传统水墨的很多表现手法,同时在画面的形式感上又大胆借鉴融入了西方当代构成艺术,画面有中国文化精神,又有西方艺术观念,同时又结合日本海岛文化融为一体的独特的表现形式。他的作品具有前卫性和时代感。从李庚先生的作品中我们能够看到他那具有抽象思维的笔墨与浪漫情怀的线条,画面总是具有一种悠远、宁静、神秘,博大、碰撞的意境在其中,从这些表象中似乎体会到了李庚先生对艺术自由的一种追求,一种深入的研究,一种严谨的分析与归纳,在这样一种大的融合中诞生了他那具有抽象的、概念的、浪漫的艺术风格。”


艺术大师李庚的惊世之作“峨眉山远眺”引发艺坛震撼
日本关西中华总商会理事长河原玲青也是日本著名书法家,他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李庚老师作为李可染“李家山水”的继承者,李老师的“笔墨”意味来自传统,又极具当代气息。这篇“峨眉山远眺”的焦墨画,他通过不同深浅和触感的墨痕交织、很简练的笔触,聚散得宜的笔线,控制了整幅画的肌理和节奏。让我们通过这个画面感受到了峨眉山的春夏秋冬的轮回,早晚阴晴的景色的变化。他对于焦墨表现手法带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展现出雄浑宽广,气势磅礴的时代气象,以黑白水墨语言为我们演奏了一幅壮美激扬的水墨乐章。那真是“见素抱朴峨眉山,气势磅礴云水间;壮美激扬景色秀,黑白无极墨翩跹”。



成都工业学院的张俭教授发给日本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一篇艺术评论,他说:“峨眉山“高出五岳,秀甲九州”,素有“峨眉天下秀”的美誉,加之又冠有四大佛教名山的光环,自古以来不乏名人雅士青睐。诗仙李白称之为“蜀国多仙山,峨眉邈难匹”,而在画坛享有“南张北齐”盛名的张大千以81岁高龄在台湾摩耶精舍创作《峨眉金顶图》,不仅在艺术上又增添了一座里程碑,更慰藉了峨眉山对他的魂牵梦萦。而综观无数对于峨眉山的顶礼赞美,李庚先生的《峨眉山远眺》为我们欣赏峨眉山、诠释峨眉山打开了一扇全新的窗户。李庚5岁开始学画,父亲李可染耳提面令的绘画启蒙,为其打下了不同寻常坚实的国画童子功,从6岁开始,他的画就先后在国内外展览中获得了大奖。他不单得到父亲的倾囊相授,还师从黄永玉李苦禅包括白石老人等多位顶级大师学画,18岁时后更辗转欧洲、日本钻研东西方美术绘画,再在日本经年执教水墨艺术,成为一名真正称得上承先启后、融通东西的丹青巨挚。李庚的作品突出写意风格,大气磅礴,很有诗意,交响乐般的意象山水画在中日和西方绘画艺术界都有极高的评价和赞誉。并且,他的作品大都以中国大写意山水为主要创作题材,构图既有对历代山水画大家的继承,也有自己对时代发展、自然规律、独特人生际遇的体会和表现,不拘泥于具体“物象”的再现,注重心中的“意象”呈现,将抽象水墨思维进化到了一个随心所欲的高妙境界。《峨眉山远眺》可以说是对李庚绘画理念的标准诠释。作者摈弃了迄今常见的峨眉山绘图视角和画面架构,让作品完全失去了司空见惯的峨眉山“物象”,甚至初看之下,会让观众怀疑自己的眼睛:这真的是峨眉山吗?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中对峨眉山有一段记载:“去成都千里,然秋日澄清,望见两山相对如峨眉,故称峨眉焉”。宋朝诗人范成大在出任四川制置使兼知成都府时,曾专程前往峨眉山并吟诗一首《三峨》,将见到的雄奇峻拔山峰、神奇迷人佛光以及名物古迹等形诸笔端:“大峨两山相对开,小峨逃通中峨来。三峨之秀甲天下,何须涉海寻蓬莱……”毋庸赘言,《峨眉山远眺》对峨眉山的这一特点进行了十分传神的“意象”呈现。更有意思的还在于,作品独辟蹊径,没有按通常的套路或者字面意思去突出所谓的峨眉山“秀”,而是让面对真山真水的写生转变为写生与创作同步的意象造境,让观众在画面上品味到“虎踞龙盘”一般的视觉印象,领悟出“震旦第一山”“雄秀天下”的巍峨峻拔。无独有偶,范成大也用过类似的诗句来形容峨眉山:“龙跧虎卧起且伏,旁睨沫水沱江朝”(《小峨眉》)。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李庚没有采用驾轻就熟的玄幻技巧、夸张色彩来描绘峨眉山,而是将飘逸、萧散、虚淡、清远、雄浑打通融合汇总于笔端,勇敢地打破常规,穿透表象紧追本源,妥妥地彰显了其对乃父李可染先生所提倡的山水画理念“可贵者胆,所要者魂”的传承和扬弃。观众对绘画作品的欣赏不一而足,有的喜欢色彩,有的关注构图,有的讲究内容……就个人而言,比较偏向那种启发人思考、引领人感悟的作品,比如李庚先生的《峨眉山远眺》。它并不一目了然,需要你思考、咀嚼和品味,最后有所感悟,自觉与作者通过其作品达成了所谓“一期一会”的心灵交流……



旅居日本京都的著名音乐人黄英男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李可染先生是中国现代颇具影响力的山水画大家。于建国初始至八十年代末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前五届全国委员、理事、常务理事、副主席等要职。终生为中国画艺术呕心沥血持执以恒,终成大器。其执念于对传统以最大的勇气打进去,再以最大的勇气和功力打出来,博采众家熔为一炉,打造属于自己的“李家样"之独特模式,成为开宗立派的山水画大师!其作品主要以浓墨重彩、光感十足、黑里透红、红里透亮、气势磅礴、雄壮伟岸的视觉冲击力为审美之境界,追求震撼视觉感观及内心世界的艺术魅力!创作主题多歌领祖国河山及革命聖地的大美图景为终表现题材。曾经拍出过亿天价的《万山红遍》当是其杰出的最具说服力的代表作!并可证其对中国艺术界巨大贡献当青史留名的所在!并已深刻影响后生几代人学习研究探索山水画之经典范式。现仅现赏和品鉴李可染之子李庚教授的此幅《峨眉山远眺》山水画力作,似曾见过,倍感亲切又令人耳目一新!即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又得之其独特之风貌也。虽然画面构成、画风格调皆有别与其父可染先生的浓墨重彩“黑又亮"的特点,但骨子里仍保留其父的笔墨精髓和空灵仙逸厚重华滋的韵致及风骨。纵观画面的整体章法布局当以"计白当黑"为上策,巧以空灵剔透有序、疏密聚散无法;气势连贯、一气呵成而为之。以书法形式随意书写,“之"字形构图,笔舞龙蛇,婉转起伏,抑扬顿挫,将画面经营得通透豁达、痛快淋漓!有道是:大美无形,大道至简,大爱无疆。《峨眉山远眺》之审美在于意象与抽象之间。作者极尽搜尽奇峰打草稿之能事,峰岚沟渠,风云草木万象在心。更是在描绘心中的峨眉,艺造的峨眉!大块的空白,朴拙的笔触,展现出的景象于无色处见精神!使人顿生联想便是”有即是无,无即是有”的禅意。远观其势近观其质一一李庚教授这一力作抽去诸多元素,却丝毫不减其艺术魅力! 其笔墨技法不拘一格,灵动多变,或以繁复缜密的速写,或以涂、抿、拧、抹的手法达到水墨晕染达不到的艺术效果。外周以纯粹的空白烘托出主体的雄姿伟岸、古朴深沉的情境。而墨色亦是变化多端丰富多彩的再现。见其画面的细部,即知晓作者用笔的生动灵活鲜明笃定的态势:急徐快慢、抑扬顿挫、随心所欲、顺手拈来的高深的艺术造谐。运笔以中锋、侧峰、散锋配以顺、逆、转、拖等笔法相辅相成达成默契。更使画面呈现出苍劲老辣、雄浑厚重之感,又不失之空灵旷达、气韵生动的视觉效果。总之,该作品以传统的笔墨技艺描绘即传统又现代的于约定成俗之中脱颖而出的一款山水画新模式,繁复与简约的对比,空旷与紧密的呼应,别具心裁的章法布局,彰显李庚教授的艺术修养和对中国山水画创作的关照和突破,形成了自己独创的水墨表现形式。在当代中国画坛继承家父的高品质艺术基因,后又集百家于一身,博采众长自成一体。进而成为具有非凡影响力的一代山水画大家,为中国山水画的发扬光大创新拓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也必将在国画界之林占有一席之地并名留青史!


大连收藏家姬巍做诗称赞李庚先生的大作说:“焦墨嫡传法脉留,山横秋水纵悠悠。一袭神龙不见首,隐现云霭通天畴。”



青海著名书法家王觅汀做诗称赞李庚先生的大作说:“云兴霞蔚出苍龙,常与羲和织雾松;凡间不同天上事,佛山只在梦幻中。”


浙江著名书画篆刻家章沈法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李庚先生的峨眉山远眺,所展示的艺术风格突出一个远字所包含的深而广的意义!这个图让人第一具有冲激性感观好象观图者身临峨眉山最高处跳望风雪中的远山,使人感觉山的高远而深邃。李庚先生用简练而精致的用笔,闲熟的艺术构思造图,表现李庚先生对艺术高深的造诣。从李庚先生简练的笔法展示了中国山水画的是似而非的艺术风彩,创造性地展示了中国山水图的印象派风格!李庚先生能创作出这么一件集艺术造诣和深邃功力于一身的阳春白雪山水作品,开创中国山水画的新风尚!如果说黄宾虹先生的焦墨山水画还有山、水、树、等物的具象,则李庚先生这幅峨眉山远跳图,完全而彻头彻尾正宗的中国的印象派山水画!!!我作为一个搞书法几十年的爱好者,虽然没认得李庚先生,看到这幅峨眉山远眺图可以想象李庚先生的品格是超然凡塵的。中国的书画艺术的根是相联的。李庚先生如有画展的话,将一睹李庚先生更加广宽的艺术风彩,领教李庚先生的更深邃的艺术真谛!”







中国“再生烟漫”画家潘再生评论说:“关西华文时报的总编先生,谢谢你发来一幅山水画,还是名家之子,李可染大师的儿子李庚教授的作品,中国的水墨画山水,并且呢,用一种特殊的焦墨法:远眺峨眉山,那么哎,我是搞漫画啊哈,那么看了这幅画呢,我想到我们四川的这个杜甫啊,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哎,有这么一种境界。他是典型的中国画水墨画,并且用焦墨来寥寥数笔,一种魂,一种山的魂,一种精神,一种中国的这个精神,一种风骨!比较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嗯,我觉得呢,这是一个中国画的非常好的这个特点啊,焦墨法!可以想象李庚教授他创作时候啊,速度之快,他的内心的这个激情,也许他想到了苏东坡,我觉得这一幅还是很有特点的。那么他的这个斋名叫百尺楼,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汕尾著名书画雕塑家曾海生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东西方绘画的区别,东方人的欣赏方式,首先是从东方的书法绘画的笔墨作为鉴赏依据的。中国山水画,在宋代已经到达了一个高峰,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石涛二位山水画大家,他们长年生活在中国的安徽黄山一带,其山水花鸟画又达到了新的高峰,八大山人和石涛二位画家,是明代皇族的遗民,他们对大自然的观察和描绘,寥寥数笔,却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般的奇观异象,表现得出神入化,表现出神奇的山水花鸟的墨韵和图像,让人惊叹,其绘画作品让世人珍爱不已,南北玩家收藏成风。近日观看中国山水画大师李可染儿子李庚教授的作品《峨眉山远眺》一图,让我眼前一亮,画面笔墨浓淡挥洒,让我想起了明末清初的石涛、八大山人的绘画,《峨眉山远眺》作品,把峨眉山的险峻奇逸的山峰表现得高古硬朗,李庚先生运笔逆转自然,行笔时锋尖逆势推进,勾勒与皴擦同时并用,使《峨眉山远眺》画面更加生动自然,笔法奇正相生,耐人观赏。更让我惊叹的是,李庚先生是中国现代山水画家李可染大师之子,李庚先生的作品风格,笔墨追求,与其父李可染大师的山水画表现手法有迥然不同的表达方式,李庚先生有自己的独立的艺术见解与笔墨表现,绘画功力深厚,墨色墨韵藏有抽象水墨画的原素,并与明清以来石涛、八大山人的绘画有异曲同工的画迹。欣赏李庚先生《峨眉山远眺》作品,构图奇险,有高山险绝欲坠的气势,用笔用墨老练,墨色浓淡对比沉雄,可见李可染大师漫长的艺术生涯对其子的影响,有潜移默化之功效,可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峨眉山远眺》作品,画面简洁,随性墨趣,即让观赏者大饱眼福,似乎走进了峨眉仙景,奇峰异树,云烟雾海,让人玩赏不已,流连忘返。中国山水画,借境写意,借意写情,石泉清流,偶山水于诗情画意之中。为东方艺术之一绝。


日本广岛著名书法家马仁武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从李庚先生的简历可知除了他深厚的家学渊源之外,他是一位典型的学者型画家,阅历广阔,对中国古典文学也有精深独到的研究和理解。从这幅画中可见其对自然山川的神秘崇高引发自己对宇宙精神的意领神会,并运用自己的独到的笔墨功夫将其融汇到水墨中,成型于画纸上。其焦墨的成熟运用加上恣意放纵的笔法,左驰右往、无拘无束、挥洒自如。构成的画面既空灵高古,又寄托遥远、气象万千。将山水风云之无言大爱将传统的文人写意山水画提高到了既有形但更抽象的高度,把古典主义和象征主义结合的表现力发挥到了极致!诚然,我们欣赏并想读懂李庚先生的现代水墨画,是有一定难度的。只有当你对宇宙自然万物的理解与自己的人生经验重合并产生感悟时才能激发出各自的观赏创造力,让思绪自由翱翔,然后产生和声共鸣……,“一幅好的画自带一股正气”,这就是平常所说的“艺术感染力“。 我们將继续关注着李先生的作品在艺术创新上的新成就。


名古屋著名画家刘士鸿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焦墨,即干枯的墨色,为中国画中的一种表现语言。李庚先生的这幅“乱笔焦墨图”,就是借助焦墨无水润而深沉苍劲之特点,将画面虚实、浓淡之变化所体现。而“乱笔”之作画手法,更是道出了李庚先生在创新的过程中追寻的生命张力和美学韵致;正如李庚先生本人的性格——厚重、朴实、大气。


大连著名陶艺家邢葆东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大家风范,焦墨写意!巧妙地运用线面的组合和黑白、疏密、视觉表现特征和笔墨韵味的感染,成为一个具有以东方笔墨结构包含着造型、意境、抽象,使它融为一体绘画语言。但山体虚实变化再多一点就更完美了。不知是否写生作业,没见原作不能乱讲。”


山西著名书画家马洪武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此画作笔苍墨潤,浑厚华滋,真正是黄宾虹老人之意。此笔此墨言简意赅,蕴涵万千气象,使人思绪无尽,是所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中国画讲究笔墨语言,笔就是书法用笔,八面出锋,勾皴擦点染,墨就是浓淡干枯湿,两者似不着意而结合之间,横涂竖抹,显现自然万有之无穷无尽面目,画中峨眉云蒸霞蔚,若隐若现,使人悠然而生无我无他、心无挂碍的意境,显示出作者胸有万千景象,下笔任意驰骋的博大胸襟气魄,更说明作者笔精墨妙,不求佳乃佳的洒脱艺术气质。读者真想一上峨眉,探个究竟也。此作意居笔先,妙在画外,似东坡先生之论,当行则行,当止则止,无一丝做作意,焦墨自有焦墨的妙处,可见画法可千变,画家夺造化,真不虚也。古人曰,天地古今,出之怀抱,是自真宰,而敢草草。白石老人也曾经说过,要胆敢独造,古今中外大艺术家必须胆敢独造,独造就是创新,这是对艺术家最高的要求,也是艺术家最宝贵的品质。胆敢独造,这其实就是对李庚老师这幅画作最合适的评价。

峨眉秀绝剑南秋,多少英豪思欲愁;教授今时倚天笔,
大风堂下有曹刘。”



上海著名女画家秦旭峰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李庚大师继承家学,秉承“可贵者胆,所要者魂”的父训,他在探讨以本土绘画语言为基点,探寻中国绘画艺术的延伸、拓展,探寻当代性绘画语言转换,形成了个人艺术风格的嬗变,他的线以写入画,以线造型,书写结合。在层层墨线中隐入折钗股,屋漏痕和徐谓恣肆笔意。他追求画面的平面感,缩减画面的透视深度,使画面更具有形式感。此幅画作中,大师对自然神性有一种发自灵府的会意⋯⋯山水风云无言大美,水墨语言的玄化鸿蒙,在他看来都是道通天地的律动,他所做的就是‘从而和之’让气韵发自笔端⋯⋯把墨戏和抽象推到了一个风神飘举的境界,他的绘画作品玄韵淡泊,情思淹济,风气韵度似父亲李可染先生而更恣纵迈达。



大连青年美术家宁长东先生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点评说:“水墨山水一直是传统国画的重彩,笔法和题材基本无法出类拔萃!但画家基于传统而不师古,既不同于《千里江山图》的宫廷派,也有异于《富春山居图》的野逸感,不拘于传统技法的皴染点划,大胆设墨,笔法比八大山人更有张力!肆意勾画,浓淡较徐青藤更肆无忌惮!”


旅居大阪的浙江台州画家张敏潮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一提起山,我们脑子里直接会出现一些名山的印象;而一提到峨眉山,我们就会想到那句“峨眉天下秀”的评价。峨眉山是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因“云鬘凝翠,鬒黛遥妆,真如螓首蛾眉,细而长,美而艳也。”的古人语而得名。历代文人墨客描之不绝。我见过许多画家用自己写实的或写意的笔法描绘峨眉,但象李庚大师这般用干枯笔墨意写峨眉奇秀的确实也不多。大师在画面上着墨不多,基本上是惜墨如金。可以想象作画当时,洁白的宣纸上一支微秃之笔在直抒主人胸臆,干皴为山脊岩石、短曲线条隐喻草木葱笼茂盛。作者不画云雾、不写溪瀑、不画高士茅舍……而把峨眉山更多的元素让给了大面积的画面留白。而画中大面积留白,恰恰是国画最具中国传统的艺术特色之一。所以大家在欣赏李庚大师这幅《峨眉山远眺》时,请把目光超越画中的墨色和线条,用心去远眺隐藏在作品之外中国传统文化所发出的特有的光芒。我想,这才是李大师创作这幅画作的最终目的。我们在此该感谢大师的用心良苦。


南京著名作家丁白评价这幅画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李庚教授的《峨眉山远眺》用笔大胆,拟古不拘于古,开山水画新生面,技法清新自然,给人以身临其境的质感。线条传统,如法,有沉实之美。”



陕西著名军旅画家萧李雷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李庚先生的《峨眉山远眺》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清新自然、龙蛇舞动、大气磅礴且回味无穷。就其原因:1 、大虚大实。即在画面的分黑布局上,将古人的“计白当黑”、“有在无中”发挥到了极致,无论是“黑”的山形,还是“白”的空间,其造型都十分考究,给人以美的享受。2、大开大合。即画面的气势构成上,是传统的“宾主、虚实、开合”巧妙运用的典范,画面曲折回旋又张力十足,给人以力量之美。3、大繁大简。既体现在笔墨处理上,随意挥洒又惜墨如金;还体现在意境的营造上,将东方和西方、古典与现代巧妙结合运用,使得水墨气象万千,有无穷的意味和悠远的境界,给人以丰富的想象。李庚先生的“大手笔”得益于其父--中国画巨匠李可染先生的耳濡目染;得益于他先天的天资聪慧和后天的勤奋努力;得益于他深厚的艺术修养和开阔的国际视野;更得益于对祖国山水深沉的热爱。祝愿李庚先生健康快乐,艺术生命长青!



香港资深艺术品专家李思莫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李庚先生具有深厚的艺术修养和广阔的艺术视野,他深谙中国民族传统艺术与西欧古典艺术和当代艺术,风气韵度似父亲李可染而更更为抽象凝练。他的绘画作品玄远淡泊,情思淹济,蕴含着一种存乎天地之间深邃而恢弘的生命吟唱和宇宙情调,给人以震撼和启迪,回味无穷。《峨眉山远眺》在构图上取中国水墨传统的之字形结构,山势层层叠叠,蜿蜒而上,云烟笼罩处完全留白,刀劈斧斫一样的线条,仿佛是回荡在山谷中的音符,交错回响,境象深邃。干笔焦墨经营出山水自然之灵秀、苍茫、浑远、神秘,气象氤氲,上接天宇,下通大地,虚实相生,阴阳相济,一种混沌之气浮荡在画面之中。画家以单纯的水墨线条归纳天地万象的色彩变化于天地玄黄之中,验证了一条超然物外的艺术之道。李庚先生的绘画根植于渊源深厚的中国水墨,在皴法和线描的陈旧语境外,引进了西方的现代构成,进而营造出颇具个性的山水图式。《峨眉山远眺》追求画面的纯净,通过形式的和谐,给予观者以动中取静。短线交错,灵动而丰富,笔触与用墨重叠,强烈的构成空间形式分割画面,给画面带来骨骼与立体性,在山水人文精神重新发掘的过程中,体现了现代人的情怀。“



旅居的中葡经贸报总编王谷元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1993年,李庚因文化事业作出的贡献获日本总理大臣宫泽授予绀绶褒章,并获得日本加古川市文化功劳者。在日本大阪举办的李庚书画拍卖专场,总成交额达1800万元,成交率高达99%,引起收藏界的巨大轰动,被业界赞誉为小李可染,未来极有可能成为继其父之后的另一位画坛巨匠!李庚善于因心造境,以手运心,不仅借种种意象以寓性情,而且借以表达对茫茫宇宙和人类心灵世界奥妙的探究。通天地之情之思,隐然蕴于其内,寄托遥深。他的抽象水墨画气象万千,有无穷的意味和悠远的境界。它们予人以美、以力、以丰富的想象,它们激发着人们的思维与创造力。”



中国著名策展人顾振清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云中峨眉,犹如游龙。气韵生动,笔触流变,皴法老到。水墨图像的结构化、符号化营造,象征着一种来自中国文人传统的精神风骨。”



中国著名艺术评论家卢平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李庚先生的绘画,由于深受其父的影响,对自然山川有自己深刻的感悟。他很善于以心造境,用心绘景,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一种心灵感应,并善于对自己的艺术进行反思和探索。由于他常年寄居国外,因此具有更加广阔的艺术视野,很容易把东西方现代人的审美和中国传统绘画融合在自己的艺术之中,尤其是他的焦墨山水,就凝聚着他对宇宙精神的无限神往,那种从自然发端到笔端的造境把水墨意识推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让现代人能够更好地感受到古意山水的艺术魅力,心灵更好地贴近自然。”



中国著名画家李长庚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李庚,1950年2月17日(农历1月1日)出生于北京。现任李可染画院院长;中国美协河山画会会长;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日本京都艺术大学教授。李庚先生是一位有着浪漫主义情怀的学者型艺术家,他自幼喜爱中国古典文学艺术,对绘画更加痴迷,秉承其父李可染训教,钻研水墨,取得了丰硕成果。他的绘画作品玄韵淡泊,情思淹济,风气韵度似父亲而更恣纵迈达。他以深厚的艺术修养驰骋于水墨之间,勇于探索,不断求真,将东方与西方、古典与现代巧妙地结合起来应用,他的水墨气象万千,有无穷的意味和悠远的境界。此幅李庚教授的作品《峨眉山远眺》采用顶天立地的丰碑式构图,使峨眉山更显雄伟青幽。用枯笔积墨层层、厚润华滋,于浑茫中放出光明,是谓“东方既白”。这山还是很具象的,但又千变万化,水墨的黑白能承载无限的想象和空间变化。如果你能够走进去,能把它与传统和现实生活衔接起来,就会幻化出一种无限的表现空间。山风浩浩,诗墨荡漾。仰望逸动之群峰,感怀百川之上萦绕之祥云,此乃李庚先生之佳作也!


艺术大师李庚的惊世之作“峨眉山远眺”引发艺坛震撼
     
大阪著名女画家东川诗音对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总编说;”初识李庚教授,感觉是那么的温文尔雅,低调谦和,那是几年前有幸参加了先生的一个座谈会,先生给我们讲述了中国画的历史背景,提到芥子园画谱,先生说芥子园画谱是中国画的精髓所在,画谱可作为中国画技法入门的工具书,故风行于时。随后给我们展示了书画山水,先生用墨浓重,既可做到细致入微,也可做到粗犷奔放,把山水的劲健断续,饱墨的水意荡漾表现得淋漓尽致。就那么寥寥几笔,落笔之处皆留神韵,正所谓墨迹虽至尽头,但画意却如涟漪,飘散开去。“





艺术大师李庚的惊世之作“峨眉山远眺”引发艺坛震撼


艺术大师李庚的惊世之作“峨眉山远眺”引发艺坛震撼


艺术大师李庚的惊世之作“峨眉山远眺”引发艺坛震撼



艺术大师李庚的惊世之作“峨眉山远眺”引发艺坛震撼

艺术大师李庚的惊世之作“峨眉山远眺”引发艺坛震撼




艺术大师李庚的惊世之作“峨眉山远眺”引发艺坛震撼













相关评论
Powered by OTCMS V6.01